Google为什幺做不出Instagram这样的产品?

Google为什幺做不出Instagram这样的产品?

Instagram 在短短几个星期内下载量超过 50 万次,为什幺 Google 做不出这样的成绩呢?难道说 Google 真的缺乏社群基因吗?为什幺大公司拥有无限资源,却还需要花大笔钱收购小公司?科技部落格作者 Robert Scoble 曾对此进行了分析,目前来看依旧受用。

为什幺 Google 做不出 Instagram 这种产品?

Google 无法保持小团队的运作, Instagram 的两位创始人在 Pier 38 的 DogPatchLabs 租了空位就创立了公司。Google Wave 团队人数超过了 30 人,而团队每增加一个人,迭代速度就下降。再看甲骨文总裁 Larry Ellison 是如何提升团队效率的呢?如果某个团队效率低下,他会每隔几个星期辞退一个人,直到团队重新出发,不再进行低效会议。

Google 不能像 Instagram 那样缩小服务範围。Instagram 开始的设定是一个完全不同于现在的产品,据 Techcrunch 报导,后来的变化是因为该公司与投资者 Andreesen Horowitz 之间发生了一些矛盾。Instagram 开始的服务计划远不止照片功能,然而当他们发现自己无法漂亮地完成一个宏伟的愿景的时候,就不断减少功能。Instagram 可以做到这一点而 Google 不能,Google 必须与 Facebook 竞争,而 Instagram 只需与自己赛跑。Marc Andreesen 表示,这就是为什幺像 GoPro 或 SmugMug 从来没有任何 VC,过分追求全垒打毁掉了不少公司。

在微软也有类似现象,当一个团队小有成果时,大量的资源就会涌来。没有人想把时间花在枯燥的项目上,大家都想加入像 Instagram 这样的计画,在世界各地发挥价值。如果 Instagram 团队归在在 Google 麾下,他们每天将不得不处理大量的邮件,接纳跃跃欲试要加入团队的人。

Google 强制其开发人员使用 Google 设计的分布式数据存储系统 Big Table,不能使用 MySQL 或 Ruby on Rails 框架,而这样的基础构架并不适合为小型项目的开发。工程师认为 Big Table 有时候没有外部开发人员使用的其他工具那幺有效。

Google 的服务必须支援所有平台,适用所有地区,而 Instagram 一开始只在 iPhone 上使用。微软的团队变得越来越慢也是因为他们需要确保产品通过世界各地的每种语言的测试。Instagram 没有这些问题,不论在什幺地区,他们只支援英语。

Instagram 可以接入每个系统,而 Google 的工程师不能集成 Facebook 或与 Instagram 建立依赖关係,这就增加了 Google 获取新使用者的难度。在 iPhone 上下载安装 Instagram app,注册成功后,通过 Facebook 帐户就可以加入好友。而 Google 没有这样的社交图谱,因此必须为这种“战略税”买单。

Google 不能进行半公开化的迭代。Instagram 希望热情的使用者提前试用他们的产品,并为其带来回馈。然而为了避免各种政治性的纰漏,Google 无法实现这样的做法。Instagram 不需要担心任何政治问题,在正式发布前,让一部分人先开始使用完全没有关係,这些早期使用者都是其产品的忠实追随者,他们的反馈能帮 Instagram 发现并解决更多系统错误。

狗粮生产时,新配製出的狗粮都是要经过好多人品嚐并通过后才会上市。在 IT 界,微软公司也採用这一做法来检测他们自己研发的软体,他们管这叫做“eat our own dog food ” 错误测试。公司开发出新的软体程式后,在发布之前先在公司内部试用。现在 Google 也在“吃自己的狗食”,但事实上,他们需要的是公司之外的人为其产品奉献时间。

Google 走不了 Eric Reis 的思路。Eric 的《精实创业》主张先确定客户需求,再开始建设基础架构并进行扩展。Google 一般只有在确认了某项服务会产生数亿用户之后才会着手运作。Google Wave 的失败在某种程度上是因为它自身成长速度缓慢,无法跟进第一波用户。

那幺,大公司究竟该如何创新?

或许 Google 可以通过购买 Instagram 这样的公司来实现创新。毕竟他们可以帮这类小公司在其没有能力涉足的领域发挥实力,例如,自动汽车的开发就需要强大的团队。也可以尝试开源的方法,构建一个任何人都可以编码并为其增加价值的系统。就像在网路託管公司 Rackspace,非在职人员为其 OpenStack 项目带来了一些很酷的创新。

Hadoop 供应商 Cloudera 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他们知道公司的壮大会拖慢其发展速度,所以正在尝试建立让创新的开发人员发挥价值的系统,不受大公司政治所累。

抛开技术方面的限制,我们来看看 TEDx,他们以 TED 的名字在世界各地举办了数千场演讲,这些活动很大程度上不需要母公司的授权。虽然这家公司停止了核心部分的创新,但这就是他们保持新鲜的秘诀。